Welcome to use the site-blog!

“安徽长象装饰材料有限公司”设局招代理商

(摘引自《百度贴吧》。本博客站刊载此文仅为提供更多信息目的,并不代表本博客站同意文章的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对本文有任何异议,请联系本博主。

2017年12月16日,经前期与“安徽长象装饰材料有限公司”安排的专门客服人员通过电话反复沟通后,我们两家一行三人前往位于安徽省滁州市全椒县十字镇十谭现代产业园的“安徽长象装饰材料有限公司”(下简称“长象公司“)实地考察,洽商合作事宜。公司业务总监胡X接待了我们并逐一解释了我们提出的问题。在我们特别强调我们是老师,是自然人而非法人,我们前来考察并有意签署代理合同的目的就是立足于装修我们两家的房子并以此向小区邻居及亲朋好友推销产品后,胡X总监明确说可将我们的房子当作“长象公司”在XX的样板房进行装修,同时强调,自然人也可以合作的。当天,在我们离开全椒前,向公司交纳了3000元押金,签署了《集成墙饰系列产品代理销售合同书》。回到XX后,我们按约定,及时向”长象公司“汇付了包括3000元押金在内的总计22万元的“供货代理费”。收款后,”长象公司“及时“邮资到付”,给我们寄来正式合同文本及一系列资料。合同有效期为2017年12月22日至2018年12月22日。

合同生效后,我们在2018年元旦前后及时将待装修房子的建施图发给公司,请”长象公司“设计部按约定及时设计出装修方案以便我们在三个月内就可下单采购”长象公司“生产的墙板和“智典装家物联装配共享平台”(下简称“智典共享平台“)里的其它装修材料。但是,始料不及的一系列问题自此产生了:

1、作为区域样板房的装修设计不兑现。“长象公司“仅提供墙板的安装设计,而非全房的装修设计。这与业务总监胡X所承诺的完全不同。2018年1月1日下午15:58与”长象公司“安排的设计师通过微信联系上后才知道,“设计部只是设计墙面的板材和顶面的板材,其他的电线水管什么的是别的部门或者合作厂家的”。这让我们惊讶不止,遂与业务总监胡X、区域刘经理反复联系,”长象公司“方面一直含糊其辞。直到2018年3月21-22日,在与区域刘经理电话沟通了半个多小时后方得到确认:”长象公司“确实只负责设计墙面与顶面的板材。从而完全打乱了我们的装修计划!
2、“长象公司“的供货代理费实为加盟费或代理费。在与业务总监胡X就合同相关条款逐一予以确认时,关于“供货代理费”这一概念,胡总监明确说这不是代理费,更不是加盟费,他反复强调”长象公司“不收取任何代理费或加盟费。我们向”长象公司“支付了这笔供货代理费后,在为时一年的合作期内,我们必须购买达到并超过这一金额的”长象公司“生产的墙板与”智典共享平台“上的材料方可被视为信守合同,拥有第二年可继续合作的资格,否则就属于违约。也是直到2018年3月21-22日,在与区域刘经理电话沟通并与”智典共享平台“采购部通过微信沟通后方得到确认:
(1) 供货代理费不能充抵“长象公司“生产的墙板款;
(2) 供货代理费更不能用于购买“智典共享平台“上的其它装修材料。
以上两项是得到确认的。按“长象公司“对合同的解释,我们也可以得出:如果我们违约,此供货代理费不予退还。
3、否认作为样板房进行装修。在与“长象公司”业务总监洽谈时,胡总监多次强调,可以把我们两家的房子作为“长象公司”在XX的样板房进行装修。我们安装好水电后,接下来的所有装修工作都交给“长象公司”来完成。不过,我们得承担“长象公司”派来XX的工人的食宿。过了2018年元宵后,我们抓紧时间与“长象公司”区域经理联系落实装修的一系列事宜,也是直到2018年3月21-22日,在与区域刘经理电话沟通后方最后确认,“长象公司”只承诺在安装墙板与顶板前派技术员到场培训我们自己聘请的木工,其它的都不管。这彻底打乱了我们的装修计划。
4、从“智典共享平台”采购材料与“长象公司”无关。在与“长象公司”业务总监胡X沟通时,他向我们出示了许多宣传“智典共享平台”的宣传资料,并强调与“长象公司”合作后,既可以代理价获得“长象公司“生产的材料,还可以共享价订购”智典共享平台“上的材料,提供的是一条龙的装配式整装服务。实际上,在签署合同后,自2018年1月2日开始与“长象公司”告知的“智典共享平台”采购部人员沟通以来,直到2018年3月21日,“长象公司”与“智典共享平台”采购部两方才明确告知我们,我们交给“长象公司”的供货代理费与“智典共享平台”上材料的采购毫无关系!而且,也是到了这一天,我们才清楚:向“智典共享平台“下订单后,何时核价,付款后何时发货、何时到货都是不确定的(核价不及时已得到实际验证)。
在确认并验证了以上四个方面的问题(“长象公司“的虚假营销与承诺)后,我们不得不提出及时解除合同的申请。我们也非常清楚,产生纠纷后,已签署的合同是唯一的依据。即使”长象公司“业务总监作了虚假的营销并作了不实的承诺,我们也无法将之作为核心的依据。所以,2018年3月30日,我们从XX自驾车赶往全椒县,与”长象公司“协商解除合同。在3月22-29日通过微信和电话沟通合同解除事宜时,”长象公司“坚持要按扣除30%的供货代理费(这是合同违约的供货代理费的处理条款)予以解除,我们反复请求:鉴于合同未实质性启动且”长象公司“在营销时的这些实际情况,既是协商解决,不适宜使用违约条款。最后,”长象公司“扣除了我们50000元的供货代理费后解除了合同,收回了所有资料,解除合同协议也不给一份。17万元资金是通过网络转还给我们的。这一次,我们也先作了充分的准备,17万元资金一到帐后,我们即刻先转至我们的其它帐户里以免留下24小时内被撤回的风险(从我们与”长象公司“三个月来的交流的情况看,这个风险是存在的)。
在上周五(3月30日)当面沟通解除合同时,“长象公司“现负责人张总还信口开河地提出要我们支付一笔不菲的设计费。其实,所谓的设计,只是在我们提供的平面图上略作点缀,发给我们的效果图也根本对应不上我们待装修房子的相应区域,后续的设计根本没有做!”长象公司“却根本不顾我们的损失:装修已开工,水电工、泥工均已进场。结果,发往“智典共享平台”的采购单如石沉大海,与“长象公司”不得不走上解除合同之路。我们只得辞退已进场的工人,适当支付给他们损失。

作为即将退休的大学教师,我们一辈子教育学生诚信、守诺。作为工薪阶层,22万元对我们来说也绝对不是少额资金。如果不是“长象公司“营销总监胡X承诺这22万元是可以在一年时间内用来购买”长象公司“生产的墙板及”智典共享平台“上的其它材料的话,打死我们也不会签署这一合同的!真因为有了胡X总监的这些承诺,我们两家房子的装修材料费也肯定会超过22万元,故我们签署了此合同。但哪知道,这是一个坑!

点赞 (0)分享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